Joqiaoqiong

图像设计工作者
插图设计在读
个人主页展示均为原创
可接插图/唱片/书籍/包装等设计工作
转载请注明出处

约稿私信(Wechat:zqj19950213)

个人原创——以垮掉派代表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(Jack Kerouac)的梦境文本为基础进行的一系列插画创作。

个人主页:http://joqiaoqiong.lofter.com/


P250-26(定稿)

大家在惊慌的逃窜中喧嚣,到了大家集体冒雨去参加盛大的世界首映式的时候,可是只有一辆车,一个火车卧铺车厢,在门口,放了这么多人进去,车厢很快就满了,其实我根本没有看见它载满人,也没看到任何人上车,公共广播系统里喊道"够了,这是第一车人",他一直在煽动大家为了参加首映式而兴奋癫狂,眼下,把人们送到那里就会花上一整夜的时间,更不要说升起幕布后看到那第一个雨水模糊的棕色飞蛾的面具了——我看见剧院、夜晚、马戏团的帐篷、空荡荡的街道,像科幻小说或疯狂滑稽喜剧之夜里的一条虫子那样,来了一辆车,下来一些火星小人国乘客,还只是第一夜——"我们都去!"在折磨大厅里响起一阵喊声——我整夜都在挣扎着给自己弄到一个位置上车——写吧!


个人原创——以垮掉派代表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(Jack Kerouac)的梦境文本为基础进行的一系列插画创作。

个人主页:http://joqiaoqiong.lofter.com/


P250-26(布景)

大家在惊慌的逃窜中喧嚣,到了大家集体冒雨去参加盛大的世界首映式的时候,可是只有一辆车,一个火车卧铺车厢,在门口,放了这么多人进去,车厢很快就满了,其实我根本没有看见它载满人,也没看到任何人上车,公共广播系统里喊道"够了,这是第一车人",他一直在煽动大家为了参加首映式而兴奋癫狂,眼下,把人们送到那里就会花上一整夜的时间,更不要说升起幕布后看到那第一个雨水模糊的棕色飞蛾的面具了——我看见剧院、夜晚、马戏团的帐篷、空荡荡的街道,像科幻小说或疯狂滑稽喜剧之夜里的一条虫子那样,来了一辆车,下来一些火星小人国乘客,还只是第一夜——"我们都去!"在折磨大厅里响起一阵喊声——我整夜都在挣扎着给自己弄到一个位置上车——写吧!


个人原创——以垮掉派代表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(Jack Kerouac)的梦境文本为基础进行的一系列插画创作。

个人主页:http://joqiaoqiong.lofter.com/


P250-26(局部)

大家在惊慌的逃窜中喧嚣,到了大家集体冒雨去参加盛大的世界首映式的时候,可是只有一辆车,一个火车卧铺车厢,在门口,放了这么多人进去,车厢很快就满了,其实我根本没有看见它载满人,也没看到任何人上车,公共广播系统里喊道"够了,这是第一车人",他一直在煽动大家为了参加首映式而兴奋癫狂,眼下,把人们送到那里就会花上一整夜的时间,更不要说升起幕布后看到那第一个雨水模糊的棕色飞蛾的面具了——我看见剧院、夜晚、马戏团的帐篷、空荡荡的街道,像科幻小说或疯狂滑稽喜剧之夜里的一条虫子那样,来了一辆车,下来一些火星小人国乘客,还只是第一夜——"我们都去!"在折磨大厅里响起一阵喊声——我整夜都在挣扎着给自己弄到一个位置上车——写吧!


个人原创——以垮掉派代表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(Jack Kerouac)的梦境文本为基础进行的一系列插画创作。

个人主页:http://joqiaoqiong.lofter.com/

P249-25(定稿)

巴黎城外的巨大宿舍,为犹太孤儿准备的,可它们如此巨大,为数众多——我的向导说"战争期间,整个地下组织都藏在这些东西里面"——这些建筑物有十五层楼高,像荷兰移民村那么大,黑压压的全是白框的窗户,它们有无数排,不见尽头,几百万人可以住在那里——"有那么多犹太人吗?"我心想——我们来到热闹的购物中心,那一侧还有更多这些建筑物——这是法国,同样的巴黎外交城交,不太像巴黎的景物——先前,我们来到了洛厄尔的波林山街(第十八街),那里有一名公交车司机,一只棒球球棒——它去了洛厄尔商业区积雪覆盖的汽车修理厂,我们的老爷车正在被机械师修理,可是,那个女孩想要那把被我称为点火器的"扭转钥匙",或是"内匙"——说她会自己修好它,加速转动马达——我的那伙人到了里利街的小山,山上挤满了滑雪者,有阳光、欢乐和那些我在另一个夜晚看到的同样宏伟的战地建筑,眼下世界到处都在欢快地展示——"我们去旧金山吧!"我对那群人说,现在马上就出发!"——这是那辆绿色的老爷车,戈尔德开车——"我们先去接弗雷迪"(他在滑雪)——我们从汽车修理场出发,穿过了快乐的广场——


个人原创——以垮掉派代表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(Jack Kerouac)的梦境文本为基础进行的一系列插画创作。

个人主页:http://joqiaoqiong.lofter.com/

P249-25(局部)

巴黎城外的巨大宿舍,为犹太孤儿准备的,可它们如此巨大,为数众多——我的向导说"战争期间,整个地下组织都藏在这些东西里面"——这些建筑物有十五层楼高,像荷兰移民村那么大,黑压压的全是白框的窗户,它们有无数排,不见尽头,几百万人可以住在那里——"有那么多犹太人吗?"我心想——我们来到热闹的购物中心,那一侧还有更多这些建筑物——这是法国,同样的巴黎外交城交,不太像巴黎的景物——先前,我们来到了洛厄尔的波林山街(第十八街),那里有一名公交车司机,一只棒球球棒——它去了洛厄尔商业区积雪覆盖的汽车修理厂,我们的老爷车正在被机械师修理,可是,那个女孩想要那把被我称为点火器的"扭转钥匙",或是"内匙"——说她会自己修好它,加速转动马达——我的那伙人到了里利街的小山,山上挤满了滑雪者,有阳光、欢乐和那些我在另一个夜晚看到的同样宏伟的战地建筑,眼下世界到处都在欢快地展示——"我们去旧金山吧!"我对那群人说,现在马上就出发!"——这是那辆绿色的老爷车,戈尔德开车——"我们先去接弗雷迪"(他在滑雪)——我们从汽车修理场出发,穿过了快乐的广场——

个人原创——以垮掉派代表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(Jack Kerouac)的梦境文本为基础进行的一系列插画创作。

个人主页:http://joqiaoqiong.lofter.com/

P249-25(局部)

巴黎城外的巨大宿舍,为犹太孤儿准备的,可它们如此巨大,为数众多——我的向导说"战争期间,整个地下组织都藏在这些东西里面"——这些建筑物有十五层楼高,像荷兰移民村那么大,黑压压的全是白框的窗户,它们有无数排,不见尽头,几百万人可以住在那里——"有那么多犹太人吗?"我心想——我们来到热闹的购物中心,那一侧还有更多这些建筑物——这是法国,同样的巴黎外交城交,不太像巴黎的景物——先前,我们来到了洛厄尔的波林山街(第十八街),那里有一名公交车司机,一只棒球球棒——它去了洛厄尔商业区积雪覆盖的汽车修理厂,我们的老爷车正在被机械师修理,可是,那个女孩想要那把被我称为点火器的"扭转钥匙",或是"内匙"——说她会自己修好它,加速转动马达——我的那伙人到了里利街的小山,山上挤满了滑雪者,有阳光、欢乐和那些我在另一个夜晚看到的同样宏伟的战地建筑,眼下世界到处都在欢快地展示——"我们去旧金山吧!"我对那群人说,现在马上就出发!"——这是那辆绿色的老爷车,戈尔德开车——"我们先去接弗雷迪"(他在滑雪)——我们从汽车修理场出发,穿过了快乐的广场——

个人原创——以垮掉派代表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(Jack Kerouac)的梦境文本为基础进行的一系列插画创作。

个人主页:http://joqiaoqiong.lofter.com/


P134-08(细节)

大型轮船与世界阁楼,我和其他人一起待在那里,我们所有人都像儿童一样穿着白色睡衣——我的岗位在架子的上层,老旧的木隔板已经脱落了,我冲到那上面去看我曾经做错了什么——我的弟兄斯科蒂·博尔迪欧已经不见了——而且做错了什么事情——大家都坐在一间教室里,en jaquette——我不明白正在发生什么,可是一切都很严肃,茫然,当局似乎敷衍了事,残忍地把我们丢在这个受过重创的破烂老旧的船体上,任由我们四处乱跑,失去了所有的大麻,没有人责备我们或者抱怨——我其实不在意,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,可是我们——有人——


我带着倦意从这个洞里走了出来——